今天是:网站首页|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无障碍辅助浏览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工作动态 >> 基层消息 >> 新闻详情

传递人间大爱 我市首例残疾人完成遗体捐献

作者:孙尔春、祝小刚   时间:2018-6-21 8:45:31   来源:江山市残联       阅读:435


 

“儿子的名字是我起的,之所以叫毅男,是想让他做个有毅力的男子汉。”614日,虎山街道永康里一间民房内,记者采访了我市首例残疾人遗体(组织)捐献者王毅男的母亲汪红梅。

 

  “现在出了门还像以前一样,总想着要快点回家,还有人等着我。”看着王毅男曾经躺过的沙发,汪红梅的泪水禁不住地在眼眶里打转。今年25岁的王毅男,患有先天性脑瘫加癫痫,不会走路也不能说话。69日不幸因病去世后,汪红梅将其遗体(组织)捐献给了社会。

 

  “毅男的爸爸2005年因癌症去世以后,他的穿衣、喂饭、理发、洗澡等一应家务便由我来负责。”多年的相伴让母子俩变得心有灵犀,一个简单的眼神,便能了解彼此的需要。也许在外人眼里,一刻也离不开母亲照顾的王毅男,是家庭的累赘;可在汪红梅眼里,儿子即使生病了,也是她的孩子,她能从儿子的眼神和微笑中看到深深的眷恋。

 

  “有一次,我问汪汪(王毅男的小名)能不能叫我一声妈妈,他摇摇头。我又问他想不想叫我,他用力点头,然后就那么笑着看我。”汪红梅说,虽然智力只相当于七八岁的孩子,可手机电话号码簿上的人名,他都认得;残联每月的“家庭病床”项目医生和街道残联工作人员来访,只要进过一次门,第二次再来他就会主动用笑容和他们打招呼。汪红梅觉得儿子像婴儿般单纯,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。

 

  “社区每月两次会有医生来走访,市残联还为我们申请了无障碍设施和补贴,每月能获得一定数额的补助金。”汪红梅觉得,自己得到过许多帮助,她也毫不掩饰对这些热心人的感恩之情。因此,即便在丈夫去世后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的日子里,这位倔强的母亲依然拒绝了老师“一对一”扶贫结对的建议,“我问老师有没有家庭情况比我们更差的,老师说有的,我回答那就把机会让给他们。”

 

  王毅男是因为癫痫发作去世的,生前卧床一个多星期,病情反复发作,最初是胃出血,之后就是长时间剧烈抽搐,直到体力完全耗尽。汪红梅尝试过在家控制王毅男的病情,还曾多次去医院找过相关科室的医生,可他的病情还是一天比一天恶化。

 

  王毅男的弟弟从小便和哥哥住一个房间。恰逢今年高考,汪红梅便提前将王毅男搬到隔壁房间,并告诉弟弟,哥哥怕影响你考试发挥,要暂时和你分开。等到高考结束,弟弟发现实情后,立在哥哥的床边失声痛哭。

 

  25年一直细心地带着他,饭和水都要抱着他一口口地喂,真的舍不得。”对于儿子的离去,汪红梅早有准备,有时看到电视上播放遗体捐赠的内容时,她会询问儿子的意愿,每次总能得到肯定的回答。69日,王毅男去世当天,汪红梅与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取得联系,办理了遗体(组织)捐献手续。汪红梅觉得,捐献遗体既是完成儿子的意愿,也是对医疗事业的贡献,更是儿子25岁短暂的人生对社会最长久的回报。

 

  “儿子的眼睛很大很漂亮。”汪红梅说,有人告诉她,一对完整的眼角膜能够帮助3个人重见光明,“哪怕只能帮到一个人,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安慰。现在,我觉得我的儿子很了不起!”